滚动公告:

学生一角

九乐棋牌:这一道清澈的东江水,别再用政治的大棍搅浑了!

发布日期:2019-09-14 14:51 浏览次数:

  1963年香港大旱期间,每四天供水一次,图为市民排队候水的情形。

  “月光光,照香港,山塘无水地无粮;阿姐担水去,阿妈上佛堂,唔知几时没水荒。”这首歌谣,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香港不胫而走。

  1963年香港水荒,内地兴建东深供水工程保证港人用水。

  至今,东深供水工程已默默运转半个世纪,滋润着曾饱受缺水之苦的香港。不仅解决了香港同胞的燃眉之急,还为香港经济腾飞打下了坚实根基。

  然而近些年来,随着香港本土主义和“港独”思潮的泛滥,对于这一道清澈的生命水,却总有人想着用政治的大棍搅浑,用陆港衝突的炉火烧沸腾,让“共饮一江水”的感情疏远。

  “兢兢业业”的东江─深圳供水工程

  据中新社报道,广东粤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透露,截至今年6月,广东省东江─深圳供水工程(下称“东深供水工程”)自投产运行50多年来,实现不间断地、优质地向香港供水,累计对香港供水255亿立方米。

  作为广东省属国有独资企业的粤海集团有关负责人称,对港供水一直坚持叁个塬则:

  一是确保充足的水量。

  广东省在东江流域水资源分配方案中,为满足香港未来的用水需要,分配了11亿立方米/年的规模给香港,而目前则按照香港的实际需水量供应。

  二是力争最好的水质。

  在致力维持现有供港水质良好的情况下,继续深化东江流域综合治理工作,力争东江水质持续改善。

  叁是建立合理的水价。

  在合法、合理的基础上,确定一个反映供水合理成本,而且粤港双方均可接受的价格。

  目前,东江流域水源保护区範围已达2800平方公里,保护区内实行最严格的环保準入,严禁任何污染项目进入,连轻微污染的项目都不準进入。

  “生命水”背后的政治纷争

  1902年、1929年,香港爆发了严重水荒,港英政府被迫采取制水措施,控制居民用水。

  二战过后,内地移民大量涌入,香港人口迎来了一个急遽增长的时期,从1945年的60万增至1963年350万人,加之香港加工出口贸易兴盛,这些都对用水提出了极大的需求,仅靠香港是无法解决的。

  因此,早在1950年,就有香港企业家致信中共中南局领导,反映香港缺水的问题,希望内地帮忙解决。

  虽然香港是个被割让出去的孩子,内地依然对她倾註了一腔真情,决定引东江之水供应香港,以救香港同胞之急。

  然而港英政府对从内地引水格外忌惮,塬因无他,生怕内地借水资源来卡住香港的脖子,让其臣服。

  直到换了一任港督,加之企业家不断反映“水荒”,港英政府才着手谈判。

  1961年2月1日,深圳水库正式向香港供水。

  之所以深圳水库供港水量不大,是因为港英政府不想过分依赖内地,而且他们要坚决花钱“买”水,也不让内地占了免费支援的优势地位。

  但内地对香港毕竟是关爱的,每千加仑象征性地收1毛钱,不加重香港老百姓的负担。

  然而,从1962年底开始,香港出现自1884年有气象记录以来的最严重干旱,并一直持续到1963年,连续9个月都没有下过一滴雨。

  无奈之下,港府采取了制水措施(限时段供水),从开始的每天供水4个小时,到后来每4天供水4小时。

  据说今日香港的排队文化,正是来源于那时排队取水的经歷。为了这来之不易的水,也发生了争抢乃至械斗等悲剧。

  内地对香港缺水看在眼里、急在心里。

  港英政府实在挺不住了,终于派出了代表来到广东,协商取水供应香港的问题。

  1963年双方达成共识,兴建东深供水工程。

  。

  源源不断的优质水,其实是内地默默的牺牲

  这边厢,是香港人利用内地丰沛的水资源,迅速地发展经济。

  那边厢,却是东深供水工程沿线,为了保护水资源的质量,作出了巨大的牺牲,很多地区的经济发展滞后。

  比如,河源的新丰江水库是供港的主要水源地,他们先后拒绝了500多个总投资600多亿元的重污染工业项目落户,累计投入上百亿资金整治全市河流,还花费巨资建立了十多公里的防护林。

  在东江水供港这个政治任务面前,大家执行起来毫不含煳。

  而且,类似深圳、东莞这样的沿线城市,经济发展非常迅速,加之本身也是缺水型城市,对东江水的渴求十分强烈。

  但不管什麽情况下,优先供应香港都是始终未变的选择。

  1991年,广东出现罕见的秋冬春连旱,旱情特别严重,东江出现建国以来最低水位,东深供水工程受到严重影响,难以同时满足莞、深、港叁地供水的需求。

  为了确保对港充足供水,东莞、深圳的供水量大幅削减。

  可以说,是源源不断流淌着的东江水,加上持续供应的电力、天然气,以及提供生鲜食品的“叁趟快车”,让资源匮乏的香港获得了最为基本的民生物资,为其经济腾飞奠定了坚实基础。

  东深供水工程的重大歷史意义和现实意义,无论谁都不可抹杀。

  饮水思源,香港人!